博物誌 - ISBN9789570839739  

【內容簡介】

向《山海經》、《博物志》、《搜神記》、《聊齋誌異》致敬!

V城系列四部曲之《地圖集》、《夢華錄》、《繁勝錄》之後

各大文學獎、好書獎得主,香港知名作家董啟章,聯合香港插畫家梁偉恩跨界跨域首度合作

以文字和插圖呈現21世紀博物學大全

董啟章的新作《博物誌》,其構思來自於中國傳統志怪小說如《山海經》、《博物志》、《搜神記》、《聊齋誌異》等,但它的創意和想像力之豐富巨大比起前者有過之而無不及。全書以極短篇或筆記小說方式,通過人和物的關係來寫香港V城,人和自然物(也有少量人為物)的交感並生,開展出變化無數的「人物」關係,敘述了香港V城內77個不可思議、離奇詭譎、但又極富人性和人情的故事。

《博物誌》既是董啟章V城系列的完結篇,在書寫上更像是一本《怪物大全》。

何謂怪物?在董啟章心目中的「怪物」,永遠是異質事物的混合體。人其實也不是單一的,而是異質的,所以人本身便已經是作者想像中的典型「怪物」了。在《博物誌》裡,77個故事中的「人物」,是人和物的結合,又或者物在人中、人在物裡,人和物互為表裡,把人和物的關係推到更想像性和寓言性的層次。怪物通常被認為是異常的,但怪物之怪又是那麼的順理成章。怪物有怪物的邏輯和美學。而怪物又往往和鬼魂靈異之事相提並論。鬼者,人之死後形態也,其實也是人之另一面。鬼怪世界和人的世界互為鏡像,同樣有其可解和不可解之處。

香港插畫家梁偉恩特別為本書繪製77幅具有代表性意義的黑白插畫

小說家VS.畫家,除了對中國傳統志怪小說致敬

也是緬懷昔日香港的人與物,或揣想未來香港的人與物,更是小說諧仿怪物的有趣實驗。

從《地圖集》、《夢華錄》、《繁勝錄》到《博物誌》,董啟章這位V城書寫者,採用了「未來的考古學」,把香港V城的未來當成已經發生的事實,把香港V城的過去變成未發生的可能,在書寫上已被肯定是香港文學的奇觀。

【作者】

董啟章

1967年生於香港。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碩士,現專事寫作及兼職教學。1994年以〈安卓珍尼〉獲第八屆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中篇小說首獎,同時以〈少年神農〉獲第八屆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短篇小說推薦獎,1995年以《雙身》獲聯合報文學獎長篇小說特別獎,1997年獲第一屆香港藝術發展局文學獎新秀獎。2005年《天工開物栩栩如真》出版後,榮獲中國時報開卷好書獎十大好書中文創作類、亞洲週刊中文十大好書、誠品好讀雜誌年度之最/最佳封面設計、聯合報讀書人最佳書獎文學類。2006年《天工開物栩栩如真》榮獲第一屆「紅樓夢獎: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」決審團獎。2008年再以《時間繁史啞瓷之光》獲第二屆紅樓夢獎決審團獎。2009年獲頒香港藝術發展局藝術發展獎20072008年度最佳藝術家獎(文學藝術)。2010年《學習年代》榮獲亞洲週刊中文十大好書。2011年《學習年代》榮獲「第四屆香港書獎」、《天工開物栩栩如真》(簡體版)榮獲第一屆惠生施耐庵文學獎。2009年秋赴美國愛荷華參加國際寫作計畫。

著有《紀念冊》、《小冬校園》、《安卓珍尼:一個不存在的物種的進化史》、《家課冊》、《說書人:閱讀與評論合集》、《講話文章:訪問、閱讀十位香港作家》、《地圖集:一個想像的城市的考古學》、《雙身》、《名字的玫瑰》、《講話文章:香港青年作家訪談與評介》、《V城繁勝錄》、《同代人》、《名字的玫瑰》、《The Catalog》、《貝貝的文字冒險:植物咒語的奧祕》、《衣魚簡史》、《練習簿》、《體育時期》(香港︰蟻窩)、《第一千零二夜》、《體育時期》、《東京豐饒之海奧多摩》、《天工開物栩栩如真》、《對角藝術》、《時間繁史啞瓷之光》、《致同代人》、《學習年代》(《物種源始貝貝重生》上篇)、《在世界中寫作,為世界而寫》、《地圖集》、《夢華錄》、《繁勝錄》、《博物誌》等。

繪者】

 

梁偉恩

澳門出生。5歲移居香港。童年住在新界的小村落,在大自然中成長,喜愛花草樹木。中學畢業後修讀設計,現從事布景道具設計及製作。另一邊繼續畫畫,在畫中重返小時候的大自然。

電郵:waiianleong@yahoo.com.hk


【延伸閱讀】

雙身

在世界中寫作,為世界而寫

地圖集

夢華錄

《博物誌》


【V城系列出版說明】

這個系列裡的四本書,寫於1997年至2000年,在形式和內容上有其一致和相通的地方。當時考慮到的問題有幾方面:

一、在傳統的寫法之外,小說這個文類還有甚麼可能性?小說如何吸納非小說的元素,開拓它在知識內涵和情感經驗的包容性?也即是說,小說如何能成為建構世界的模式?

二、如何利用上述所說的這種「小說」的體裁,來書寫香港這個城市的歷史和生存狀況?小說如何超越描寫城市和記錄城市的局限,成為想像城市的一種方法?

三、如何在香港不利於寫作的環境裡,發展出一種可持續和可適應的創作形式,在有限的條件下,寫出較具規模和連貫性的作品。

結果就是《地圖集》、《繁勝錄》、《夢華錄》和《博物誌》四部以獨特的文體概念為統合原理,以眾多短小的篇章為結構單元的「類小說」。

這四本書的原出版資料如下:

《地圖集》(原名《地圖集:一個想像的城市的考古學》),台北:聯合文學,1997年6月。

《繁勝錄》(原名《V城繁勝錄》),香港:香港藝術中心,1998年10。

《夢華錄》(原名The Catalog,作者Kai),香港:三人出版,1999年7月。

《博物誌》中之篇章原刊於香港《星島日報》副刊,1999年11月10日至2000年7月29日,隔天刊登,從未結集出版。

這次這四本書重新出版,我邀請了李智海、楊智恆、林智恆和梁偉恩四位香港年輕插畫家,分別為文本創作插圖。他們各自的獨特風格和觸覺,為這四合為一的V城繁華圖增添了靈感與想像的奇筆。

【選文】

船來到那個位置,松生和另外幾個人就潛到海中去。他們都不讓我下去,說我昨夜沒睡好,精神狀態欠佳。我看著他們下沉之處冒升的水泡,不一會,就連水泡也沒有了。海水綠森森的,看不透,船又很拋,頭很暈,就躺在甲板上。開船的大叔在抽菸,瞇著眼看著遠方的小島,喃喃自語道:來這鬼地方做什麼呢?也不知過了多久,松生他們便上來了,解下面罩,就說:什麼也沒有!肯定是這個位置嗎?

陰雲從東面捲過來,海浪開始翻起白頭,船也晃得厲害。我穿了潛水衣,就要下去。他們過來拉也拉不住。也許我是在掙扎中掉下去的。總之,水底有巨大的旋渦,我幾乎沒法呼吸,好像看到松生在上面向我伸出的手,但人卻一直向下沉。直至,我看見了那景象。在平坦的海床上,整齊並列著高聳的柏樹,當暗流竄過,鱗狀的柏葉如沐微風般拂動。我早知道,它們會在那裡等我。

白海豚

樂樂不止一次聽父親談及白海豚的陰謀。那是小人化之前的事情了,當時父親該還是個年輕人吧。那時為了準備小人化的來臨,V城人籌畫了一個盛大的慶典。住在V城海域裡的白海豚就趁機聚頭商議,在慶典當天向V城人發動報復。那是個絕好時機啊!其中一條白海豚說。我們可以扮作海上巡遊隊伍中的浮標,突襲主禮台上的領袖們,以後V城就由我們來統治!白海豚中的長老打斷年輕海豚的話,說:你忘記了我們祖先的教訓嗎?雖然我們被V城人逼得只剩下不足一百之數了,但我們是絕對不能用暴力的。可是,既然海再不是我們生存的地方了,那我們就進行那非不得已的計畫吧。

於是就發生了大規模的白海豚擱淺事件,以致人們都認為白海豚是死光了。樂樂問父親怎麼會知道這個祕密,他就說:是我在海灘上發現的一條垂死的白海豚告訴我的,後來我娶了那海豚,她就是你媽媽。

灼灼已經跑了一整晚,來到一片疏林,枝條間有初月,和花苞的影子。灼灼全身快凍僵了,就昏倒在泥地上。夢中卻盡是紛雜的聲音,是姊姊們,說:灼灼,灼灼,十四歲了,樣子身子都不錯,是時候了,給阿豹、小虎、狼狗、或者龍哥,賣得就賣。聽說那是個古老的儀式,姊姊們都賣過了,之後就自由,知道很多事物。灼灼正想問問媽媽,就給追蹤的人吵醒了。暖暖的第一道初春陽光,頭上破開著粉紅色的花,中心如淡血。

灼灼已經跑了一整天,又來到那片疏林,那是很久之前遺留下來的林地,栽植桃花,歷史上發生小人化之後,一直荒廢,桃樹或死,或野生。灼灼本來想和鳩哥移居到另一個地域,但當她的肚子大起來,鳩哥卻自己走了。姊姊們又帶了人來找她。灼灼快要倒下來了,眼前卻掉下來一顆巨大的桃子,從中間裂開兩半。灼灼於是就爬進去,把桃子合上,蜷曲在裡面,等待夜晚的來臨。

人們都說大鼠快要來了,大鼠來了生活就會好了,可以為大鼠做點小差事,也不至於難以餬口了。阿木卻是有點不以為然。人們難道不怕大鼠會吃掉他們嗎?現在是小人化的時代了,鼠可不再是過街老鼠了,不是人們可以用掃帚任意驅趕的小物了。連貓也小貓化,變成鼠的獵物了。但人們卻歡迎大鼠。

阿木做園丁已經有二十年經驗。從前他專門培養新品種的花,小人化之後,園主都改種禾麥,比人高十幾倍,效益高。阿木於是就失了業。朋友安慰阿木說:也許會興建一個大鼠樂園,到時說不定也要種些花裝飾一下,只要大鼠高興,決定留在我們的城市,就不愁沒工作做了。阿木也不置可否,無聊的時候就遙望遠方的山野,彷彿會看見有塵土揚起,聽到大鼠群竄過林木漸漸逼近的聲音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聯經出版 的頭像
聯經出版

聯經出版文化空間

聯經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